聚焦“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易纲:继续扩大金

 新闻动态     |      2021-07-21 19:38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3月24日在“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指出,作为金融领域一项重要工作,2018年,我国进一步推动金融改革开放,推动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完善利率、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扩大金融业开放。同时,他强调,将继续坚持金融业的开放,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相互配合、协调推进,金融服务业开放要在持股比例、设立形式、股东资质、业务范围、牌照、数量等方面对中外资金融机构给予同等的待遇和同样的监管标准。

  中国金融业开放取得突破性进展

  在金融服务业方面,2018年4月,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方面要加大开放力度,政策落实“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随后,人民银行在博鳌代表中国政府宣布了金融开放时间表,对11项具体措施给出了具体时间。

  易纲指出,目前,绝大部分措施已经落地。极少数尚未落地开放措施的修法程序也已到最后阶段,相关申请的受理工作也已经开始。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取得明显进展,例如,瑞士银行对瑞银证券的持股比例提升至51%,实现绝对控股;安联(中国)保险获准筹建,成为我国首家外资保险控股公司;美国标普公司获准进入我国信用评级市场;美国运通公司在我国境内发起设立合资公司,筹备银行卡清算机构的申请已经审查通过。

  金融市场开放方面,中国按照国际标准,持续推动债券市场、股票市场、金融衍生品市场对外开放,扩大跨境投融资的渠道,完善相关制度安排。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竞争力和影响力不断提升,受到国际市场的普遍肯定和认可。2018年6月,我国A股正式纳入MSCI指数。2018年9月,富时罗素宣布将A股纳入其指数体系。2018年,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增加近6000亿元,目前总量达到约1.8万亿元。彭博公司确认将于2019年4月起将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债券指数。

  此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也在有效推进,中国坚持市场化原则,不断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中央银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对外汇市场的日常干预,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市场主体越来越适应浮动的人民币汇率。

  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势在必行

  “金融业开放是我国对外开放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针对外界对于金融业开放的一些争论,易纲再次明确,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我国的自主选择,这既是金融业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

  另外,易纲在回答现场提问时表示,现在,中国对金融业对外开放仍存在不同的声音,但过去中国开放的经验表明,凡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领域,竞争力都变得更强,提供的服务也更优质,而未开放的领域效率相对要低一些。“所以我认为金融业开放对中国是有利的,对中国人民尤其有利,这将允许内资外资金融机构在华竞争,提供更好的服务,从而提高金融市场的效率。所以我们在权衡利弊后,认为扩大开放利大于弊。同时,我们在法律法规和监管上做好相应的准备,根据中国国情制定开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这些都是符合中国自身利益的。”易纲说。

  他指出,金融业本质上是竞争性服务业,金融业和金融市场具有三大职能。

  一是有效配置资源。易纲表示,我国储蓄率高,一边是储蓄者、一边是用钱人,如何把巨大的储蓄转换为金融资产,配置在银行、证券、保险等各种产品上,这是金融业配置资源的重要内容。当下,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央行、基金管理公司、养老金等机构投资者也需要在中国配置资产。金融市场的任务就是,如何有序开放,使国外和国内投资者都能更方便、更有效地配置资产。

  二是管理风险,主要通过价格发现和提供各种工具来进行风险管理。“金融市场每天交易需要不断进行价格发现、进行准确的定价。如果我们用国债收益率曲线作为无风险利率,金融市场上,金融产品、金融交易可以把各种风险溢价进行定价,准确地传导信息。同时金融市场要提供各种金融对冲工具,有足够的流动性,使得市场主体买得进、卖得出,能够进行有效套期保值,对冲风险。”易纲坦言,当前,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以后,会发现我们的对冲工具、衍生品和其他金融产品还须进一步发展。我们今年的重点任务是创造条件,提供足够对冲工具,使各类投资者能够有效对冲和管理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