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国探原》作者吕茂东先生访谈录

 新闻动态     |      2021-07-07 17:57

  记者:吕老先生您好,祝贺您历时二十年的大作《过国探原》由齐鲁书社出版发行,起初是什么原因使您作出《过国探原》这样重大而又艰难的选择?

  吕先生:我从事广播电视工作,宣传了十四年莱州,感到最大的困惑是莱州的某些历史不清。明清的《山东通志》、《莱州府志》,现在的《莱州市志》都说,夏朝时寒浞在莱州建立了过国,商朝时属莱侯国,周朝时属莱子国,这是过去对莱州历史的定论。数千年的历史,就记载了这样几句话,反映出对莱州先秦历史的不了解。1991年出版的《莱州市志》又说,明朝初年因战乱和灾荒,造成莱州人烟稀少,朝廷从四川向莱州移民,莱州的大部分村庄都是四川移民建立的,并为此立起了村碑。我认为这不是莱州历史的真实,做为一个莱州人,我感到对此有一份社会责任。1998年,我退居二线后,想一探究竟。

  2004年,我在上海图书馆从郭沫若考古文集中,看到郭老对于周铜器《过伯簋》的考释,才知道过国并不是在夏朝就灭亡了,而是一直存在到西周或是更久,《莱州府志》、《莱州市志》对于莱州先秦历史的记载失真。我向莱州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报告了这一研究发现,并写了一篇《过国考》的文章。《过国考》一文,引起了莱州市领导的高度重视,他们要我继续进行过国历史的研究,并要我考证《郑文公碑》的书丹者是谁,把我对北宋宰相吕蒙正、吕夷简是莱州生人的研究,发表到国家级的报刊上。

  《郑文公碑》的书丹者并不是郑道昭,而是一位化名程天赐的莱州人。西晋《郛休碑》、北魏《郑文公碑》、隋朝《宇文公碑》是莱州书法从汉隶向正书演变的文化链。

  2007年8月,我应邀出席在烟台召开的“第二届云峰刻石国际学术研讨会”,提交的《郑道昭与云峰刻石探秘》和《斧山光州刺史宇文公碑考释》两篇论文,均被结集出版。

  2007年,我撰写的《吕氏一门三相家世考》发给了全国人文科学核心期刊《东岳论丛》,发表在2010年第四期上,并被收入国家文献资料库。

  过国的研究,非常艰难,过国起源于史前时期,跨越了数千年时空。过国的研究,涉及它所处的那个时代,涉及诸多友邦邻国,年代久远,缺乏记载。过国历史的探索,只能寄希望于考古发现的地下资料,搜集和解读这些资料,需要有古文字学、考古学、历史学、地理学、天文学等方面的知识,需要与大专院校、科研单位联系,需要进行实地考察和社会调查,这是一个宏大的艰巨的工程,我一个人难以胜任。我建议成立一个“莱州市历史文化研究会”承担此事,活动经费由市财政予以扶持,得到市领导批准。筹备工作就绪后,当时的政协主席想牵头此事,但市级领导在职时是不能兼任社团负责人的,等到他卸任之后,又因身体等原因,未能如愿。莱州历史文化研究会未能成立,市领导要我个人继续进行研究工作,我只好尽力而为,知难而进。不料想,这一干就是二十年。还好,这些年,对过国的起源、族属、地望、历史沿革、文化遗产等的探索有了一些新的发现,撰成了《过国探原》这部八十多万字的书稿,并由齐鲁书社出版发行,成为我向党和国家及家乡的献礼。

  记者:过国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

  吕先生:过国名“过”,当取之进出胶东北部经过的胶莱河东岸今土山镇一带的这块地名。

  甲骨文过字象一节骨节,也象人的大腿、小腿、足弯曲走路,著名古文字学家于省吾先生言,甲骨文过字有骨、过双声。

  据地质和海洋考古学家研究,大汶口文化时期,胶莱河流域一度被海水淹没,人们进出胶东半岛,需要过胶莱河这片水域,这可能是胶莱河北段东岸之地叫作“过”的由来。《说文》释过为度也,过和度之义相同。西汉初年设的平度县城,在今莱州市土山镇境内。平度之名,或是平安过渡之义。平度名度,是因这里古时名过也。

  记者:过国文明是哪个氏族的创造,有什么文化特征?

  吕先生:战国佚名著作《世本、氏姓篇》记载,过国是任氏之国。

  《左传·僖公二十一年》记载,任国是东夷首领太昊的后裔,任国在今济宁任城县。

  《山海经》之《海内经》等记载的太昊、少昊太阳神,是太昊太阳历和少昊太阳历的神化。

  泰安大汶口文化遗址三次发掘出土的五例彩绘的太阳八角芒形图像,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星形纹饰”,它是一个太阳符号,是6300年前太昊部落立杆测影、观象授时的创造,是我国最早的一年分为两岁(季)的“回归年”太阳历,它要比世界上最早的古埃及太阳历还要早2300年,它又是东夷最早的象形文字,是甲骨文“岁”字的本原。大汶口文化太阳八角芒形图像文字在长江下游的崧泽文化和澄湖良渚文化中都有传承。从大汶口文化早期到殷商之时,一年两岁的原始太阳历使用了3000多年。